文经过齐叔身旁,径自上了二楼。

- 编辑:admin -

文经过齐叔身旁,径自上了二楼。

  文急匆匆地回到书院,正碰上齐叔从阅览室里出来。
  "方文,我想……"
  齐叔还没说完,文接了过去:"齐叔,您真的不去散步吗?天气这么好!"
  "你……"
  文经过齐叔身旁,径自上了二楼。
  齐叔只得自己把没说完的话说完:"……没出什么事吧?"
2.无法投寄的信
  文翻开抽屉,找出一些信纸,铺在桌子上,坐下认真地写了起来。
  英小姐,你好,你一定很忙吧?……说好给你写信,写字真的很慢,写第一句的时候,已经想到第三句了,再写又是新想出来的,原本想出来又没来得及写的,就忘了……
  一大半天,文都在写写停停,一会儿望着窗外出神,一会儿托腮微笑,一会儿埋头疾书,一会儿皱眉苦恼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他却浑然不觉。
  ……我现在坐在自己的房间里,纸上都是乌镇的阳光,北回归线北边的阳光,斜的,所以每个字都有影子,不知道你看的时候能不能看到?
  中间齐叔叫了好几次让他出来吃午饭,文也懒得理会,继续坐在那里不饥不饿地写着他的信。
  ……你现在在哪里?在乌镇,我们的日子都不是用月来算的,其实一年也说不上什么变化。现在才觉得一个月也是不短的一段时间,在乌镇看来,尤其是慢、尤其是长……
  黄昏了,如果你在我现在这个位置看黄昏,你会爱黄昏的,一边害怕,一边爱。我现在在书院里的这棵树上,听来很奇怪,我一定带你这里来看黄昏,你现在在哪里呢?
  "方文!吃饭了!"
  齐叔又在楼下叫起来。
  楼上始终没有回应。
  齐叔气坏了,上楼来推开文的房门,嘴里说着:"你这个臭小子!又在作什么怪,看我不打你!"
  推开门,房间里却没有人。
  齐叔顿时拍手大叫:"肯定有事!"
  乌镇街道上,文扛了个梯子,正在飞快地走着。
  到了冷清的客栈外面,他把梯子架在了那扇熟悉的窗户上。
  他爬上梯子,钻进了那扇窗子。
  接着,房间里亮起了灯。
  亮光吓了他一跳。他慌乱地左看右看,没办法,只好把身体一下子挡在灯上,又以最快的速度从衣柜里拿出浴衣,把自己和灯罩在里面。
  光一下暗了,只听到浴衣里面笔在纸上书写的声音。
  嘿嘿,你想不到,我现在在哪里……
  几经折腾,文终于写完了信!
  收拾完毕,他悄悄走进了书院阅览室,不想弄出声响。
  但还是被等在那里的齐叔逮了个正着。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